智浩(一) Print

智浩(一)

hong.JPG

知道智浩發生車禍的時候,我們一家人都沒有想到他的情況會那麼嚴重。

  當我一大早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,通知我智浩昏迷、正在急救時,我的心裡嚇了一大跳,腦中閃過許多要做的事:「這是怎麼一回事?急救可能就要住院,我要整理行李…這一下去,不知道要住幾天?住一星期還是二星期…弄完行李之後還要幫洪智浩請假。」

  那時我還在上班,所以連忙跟公司請假,聯絡女兒、兒子,然後叫智浩的爸爸起床,結果院方又打電話來催促我們盡速趕到醫院。到了醫院,醫生跟我解釋智浩雖然已經傷到腦幹,可是他們仍試著幫智浩急救;看到他光著身體,全身插滿管子,忽然覺得這樣很沒有尊嚴,我想如果沒有救活的把握,還是不要急救比較好!

  後來智浩從急診室轉到加護病房,病房裡的醫生說:「以他目前的狀況,最多只能拖四天!」「好!沒關係!」我雖然這樣回答,卻想著:「我必須坐在椅子上,而且我不能這樣,我一定要依靠著什麼才行。」所以我跟大家說:「拜託!讓我坐在牆壁旁邊。」

  在醫院這段期間,我每天都失眠,一直到後來發現自己的眼睛忽然看不見,照鏡子看到紅腫的雙眼時,才驚覺到自己應該要強迫眼睛休息才行。我跟大家說:「不要所有人都守在這裡,大家輪流去休息。」我女兒卻回答:「媽媽,我不想!」她說她只要一閉上眼睛,腦中全都是弟弟的影子!可能她還年輕,還可以撐著,不過我卻沒辦法看字,叫我簽什麼文件,我都不知道是什麼,才一、二天的時間而已,就出現生理的警訊,真的很可怕!

  於是我開始思考:「接下來該怎麼辦呢?」然後,我跟護士說:「我想要幫智浩作器官捐贈。」醫護人員跟我談完後,便開始進行器官移植前的準備事項;智浩的爸爸在他耳邊一直不斷地說:「要幫你做善事喔!」智浩的姊姊摸他的手,我就摸他的腳,我們都坐在智浩的身旁。

  醫生問我:「你們決定要捐什麼?」我回答他:「我也不知道,你覺得有用的都可以拿走!」智浩的爸爸聽到之後說:「你的心怎麼那麼狠,就這樣決定全部都給別人!」不過,智浩的姊姊卻支持我說:「媽媽!沒關係,只要你決定了,我都支持你,爸爸那邊,我再跟他說。」另外,智浩還有一個阿嬤,因為她不是一直在我們身邊,所以就由小叔去溝通。

  代智浩決定作器官捐贈並沒有想像中簡單,我跟智浩的姊姊簽下同意書後,智浩的爸爸還是捨不得智浩,仍然在他耳邊說話,到第二次腦判時,檢察官問:「還有誰有意見?」智浩的爸爸竟然說:「我不同意!」我那時嚇呆了!智浩的姊姊說:「爸爸,你剛才在弟弟旁邊說了那麼久的話,怎麼現在才說不同意!」

  當時,我娘家有很多人都持反對意見,好像同意的就只有我、智浩的哥哥和姊姊三個,小叔沒有講話,如果智浩的爸爸不同意,那還得了!我哥哥、嫂嫂、姊姊也沒有講話,他們一向都站在我先生那邊,這是因為智浩的爸爸比較重感情,而我平常的表現比較理性,他們總覺得我很無情,還好,我女兒再勸他一下,他最後還是同意了!

2012/5/18
本網站通過無障礙檢測A+等級

院址:112台北市北投區石牌路二段201號 電話: (02) 2875-7625 / (02) 2871-2121 #2804 版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
© 2014 - 2019 臺北榮民總醫院移植外科 版權所有 2019/7/16 下午 06:29: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