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浩(三) Print

智浩(三)

 在整個過程中,我們全家真的學到很多,像智浩的姊姊從事復健工作,看到很多年輕人因為中風或車禍來做復健的情形,回來都會跟我分享;她提到有一個約三十歲的年經人,從背影看過去很像智浩,他來作復健時,因為沒有辦法自己走路,需要媽媽和菲傭一起照顧他,智浩的姊姊說:「媽媽,弟弟雖然這樣,可是卻沒有拖累我們家。」

  她回來會跟我分享工作時的情況跟想法,可能是怕我想不開,也怕大家都戴著面具,偽裝成沒事的樣子,但是我也了解發生嚴重車禍後的病人,除了照護的問題外,他的脾氣會比較暴燥,也可能找機會找碴或跟別人吵架,這都是很糟糕的情況,所以我比較不會想不開,但要說不傷心那就是騙人的,當碰到某一件事觸發到內心深處時,還是會有情緒。

  我覺得我們家很特殊,智浩走了之後,十月底,智浩的姊姊結婚,隔年的一月,智浩的哥哥結婚,這些事是早就安排好的!然後在隔年八月,嫂嫂就生了一個男生,接著九月,姊姊又生一個女生,我們都馬上聯想到是智浩來投胎的!

  我女兒曾經說:「媽媽,我希望弟弟投胎來當我的孩子!」這是因為姊姊跟智浩的感情很好,她在高雄念書的時候,弟弟假日都去打工,我雖然會給他們固定的零用錢,不過弟弟有錢的時候會塞私房錢給姊姊,所以智浩的事情,姊姊比媽媽還受不了。

  智浩有很多時候真的很好笑,他會說:「媽媽,反正你有長子,以後長子會養你,長子比較重要,我是次子不重要,沒錯嘛!我以後就靠你了!」不然就會說:「媽媽,我不要長大,長大就不可愛了!我要這樣三八三八的…」

  我記得在修女院當志工的時候,如果有老人需要送醫、坐計程車時,我就會打電話給他說:「洪智浩,我要送老人去醫院,你出錢好不好?」
他就會說:「好啊!」
「一次三百元!要往返的計程車費。」
因為我曾經說過,看到那些募款的愛心團體,清楚他們的錢用到哪裡,捐出去的錢才有意義,像是坐計程車費,也是看得到的支出,所以叫他出這些計程車費,他都說:「可以啊!」

  有一次,他碰到同事的媽媽生病,就拿了二萬元給他的同事,說:「這個你拿著,給媽媽買藥。」我想那是他的錢,他想怎麼運用都沒有關係,只要不跟我拿錢就好了,但是我後來還是忍不住跟他說:「其實…應該也不用給那麼多吧!」

  之前,智浩的爸爸在工地工作時受傷,住院治療一個星期,那個時候,都是智浩在醫院照顧他,現在回想起來,智浩雖然是家裡的老么,但是個性並不嬌縱,像是買東西、倒垃圾之類的,他都會幫忙。

  有一天,他跟我說要去買雞蛋,可是他卻沒有帶雞蛋回來,問他:「為什麼沒買?」他卻回答我:「媽媽,我們一天沒吃雞蛋也不會怎樣,明天再買!」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是我們常去的那個店家賣完了,他只好去另外一家店買,結果他一問價錢,覺得價格太高,所以沒買。我就告訴他:「那個雞蛋喔!每一家都是一樣的價錢,只是每天會有不同的價格。』因為他不了解,連買雞蛋都要貨比三家。

  智浩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。

  在他一週年忌日時,我們全家人討論要怎麼度過那一天,因為考量到他生前務實的個性,所以後來決定買冰箱來紀念這一天,相信他會喜歡這樣的方式;智浩過世後,我才知道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非常多,也很欣慰自己當初做了器官捐贈的決定,如果有機會的話,我也願意以自己的經驗來幫助更多的人。

2012/5/18
本網站通過無障礙檢測A+等級

院址:112台北市北投區石牌路二段201號 電話: (02) 2875-7625 / (02) 2871-2121 #2804 版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
© 2014 - 2019 臺北榮民總醫院移植外科 版權所有 2019/10/24 上午 07:28:01